云南麻将的玩法和规则|星悦云南麻将怎么稳赢

淮陽古文化遺址之——子孫窯兒的傳說

時間:2017年05月23日 作者:楊復竣 信息來源:淮陽旅游 點擊:

厚重的歷史文化為淮陽留下了星羅棋布的名勝古跡,有史可查的達326處,其中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3處,省級文物保護單位11處,市級文物保護單位6處,縣級文物保護單位36處,一般文物保護單位59處。2007年10月開始第三次全國文物,境內新發現廟、寺、庵、堂、碑刻、遺址、建筑等1209處,其重要的達718處(含重要近現代建筑)。編者將取其重中之重為大家逐步介紹。

在太昊伏羲陵顯仁殿東北角,殿廊基上有一塊青石,青石上有一個窯窯兒,古往今來,人們叫它子孫窯兒。要說子孫窯,這兒還有一個動人的故事。說的是太昊陵南二十五里有個村莊,名叫趙家莊。趙家莊有個趙百萬,騾馬成群,良田千頃,是遠近百里皆曉的大戶。趙百萬有權有勢,有地有銀,他跺跺腳,整個陳州府都打顫顫。他一順百順,可就有一個不順心的事兒,三房九妾,只有大房生了一個兒子,其他一群女人連個老鼠仔也沒下。這還不說,就這么一個寶貝疙瘩,三天兩頭有病,黃面寡瘦,一風就能刮倒。趙百萬嘴里不說,心里說:“天喲,真是葵不睜眼,斷我趙家后世青煙啊!”趙百萬這塊心病,每每想起,比剜他的心都難受。這年仲春二十五,趙百萬八歲的兒子趙千萬又病了。趙家請郎中、請巫婆、請神漢,忙得頭不是頭,腳不是腳。啥法兒都用了,趙大少的病還不見輕,急得趙百萬象熱鍋上的螞蟻團團打轉。

恰在這時候,來了一位郎中,一拍胸脯說了大話,說他能包治趙大少的病,藥到病除。趙百萬聞聽,如遇天神,立即把郎中請到客廳,擺酒設宴招待,猴頭燕窩,山珍海味,無所不有。這郎中個兒不足四尺,黃眉毛稀稀拉拉,瞇縫小眼,鷹鉤鼻子,尖嘴猴腮。他見趙百萬求醫心切,以三百兩白銀的重價賣了一個方子。要一對八歲男童雙生子的心尖,蓮花葉包了清蒸,吃了病除。在趙百萬看來,有錢能使鬼推磨。有權能叫人送命。要一對男童雙生子的心,這當然不算回事。趙百萬立即派出八路人馬,四處打聽。家丁們跑斷了狗腿,不知為什么竟也沒找到,不是年歲不合,就是一男一女。趙百萬指著家丁們的鼻子罵道:“沒用的東西,吃著我的,喝著我的,我養你們,要是找不到一對八歲雙生子,我就剜你們的心!”趙百萬什么事都干得出來,家丁們嚇得屁滾尿流,又各自尋找去了。

無事不巧,恰好這當兒,趙家莊來了一個討飯的女人,帶了兩個男孩兒,正是八歲的一對雙生子。這下喜得趙百萬合不上嘴,好像自己的孩子病已好了。也該趙百萬倒霉,正當要挖這一對雙生子心的時候,也許是老天爺報應,趙百萬的孩子斷氣了。趙百萬哭得不省人事,待到趙百萬清醒過來,那郎中得了銀子,早逃得無影無蹤了。

趙百萬咬牙切齒,惡狠狠地問家丁:“那一對雙生子呢?”

家丁說:“在廂房里鎖著哪。”

趙百萬說:“好,我兒子就死在這一對雙生子身上,把這倆孩兒殉葬!”

家丁說:“啥時支手殺呢?”

趙百萬橫眉豎目地說:“笨蛋!到時候用不著動刀,讓他倆笑著陪我家少爺入土。”

到了趙家少爺出殯這天,趙百萬來到廂房,手端了兩半碗銀光閃閃的東西,對兩個八歲的雙生子說:“娃子,今天叫你們家回家去見媽媽。臨走前,得到這半碗稀飯喝了,要不,是不會放你們走的。”

可憐兩個八歲的孩子,從來沒有見過這么銀光閃閃的“稀飯”,一天沒吃東西了,正餓得抓耳撓腮不是味兒,見這位“大善人”這么慈悲,認為一定是好吃的,哪會不喝?于是,一齊接了,不由分說,大口大口地喝完了,還不知啥味兒呢!

趙百萬讓喝的不是稀飯,而是害人的水銀。

不大一會兒,兩個孩子咯咯大笑起來,活活笑死了。

趙千萬的出殯隊伍前,有兩輛喪車,每輛喪車上有個蓮花盆,蓮花盆里各坐著一個笑盈盈的孩子,便是那個討飯女人的一對雙生子。

討飯女人不見孩子幾天了,到處披頭散發地尋找,連眼淚都哭干了。

這天,她呆望著送殯隊伍,忽然看到了自己的親骨肉,就喊叫著孩子的名字,飛跑著要撲上去。

忽然,一雙左右手拉住了討飯女人。拉她的是趙家一個佃戶,名叫張五。張五說:“大嫂子,孩子的臉紅撲撲,笑盈盈的,已叫趙百萬用水銀灌死了……”

“啊……”女人慘叫一聲。

張五一把捂住女人的嘴,壓低聲音說:“大嫂,趙百萬要斬草除根,正派俺尋你呢!要是你落到他手里,連你也活不成啊!”

討飯女人當場昏死過去了。待送葬隊伍過后,張五同鄉鄰一起救醒了討飯女人。這女人蘇醒后,咬咬牙,一聲沒吭,走了。

討飯女人來到太昊伏羲陵告狀,跪在人祖面前哭得死去活來,要一頭向人祖爺撞去,一死了之,看窮人一再相信的老祖宗顯不顯靈。就在這時候,不知從哪兒走來一位鶴發白須的老道人,身披道袍,手執拂塵,對討飯女人說道:“有大災大難的可憐人,你莫要傷心!”

討飯女人瞪大眼睛:“你……”

老道人說道:“不要死,求神呢!”

老道人說:“人祖爺要天下行天道,施大德,殊不知無黑不富,無貪不官,他們在窮人白骨上筑了天堂,他們在窮人的鮮血里取了富有,人死有何用?”

討飯女人說道:“這么說窮人該受這大災大難?”

老道人呵呵笑道:“天下難平不平事,天下不平蒼天平。你可曾見過,太陽從東方升起,要到西方落山。有升起的時候,也有落下的時候。這有一個生息貧富的輪回。這是天道呀!”

討飯女人跪倒在老道人面前哭訴起來。

老道人說:“起來,起來,快起來,我對你說,女媧造了人,天下稱女媧為送子娘娘,你去求女媧娘娘,明年就能得一子。”

“我沒錢買黃裱買香啊!”

“女媧明白天下事,不要說了,媧皇不計較。”

“可是真的?”

“對。你要記住:太昊陵顯仁殿東北殿廊下,有一青石,青石上有一個窯窯兒,名叫子孫窯兒,你輕輕摸一下,女媧便知道了,明年一定送你個兒子。”

老道人說罷,飄然而去了。

女人照老道人的話辦了。第二年果真生了個白胖娃子,起名叫平淵,這家姓師,名叫師平淵。

女人討荒要飯,供養師平淵上學。

平淵十八歲那年,果然金榜高中。朝廷欽定放他到陳州當了知府,還沒等到師知府下手,趙百萬就遭了天火,一場火將財產燒了個干凈。師知府不會便宜這個人間魔王,當年秋天就把罪大惡極的趙百萬五馬分尸了。

從此以后,女人摸子孫窯兒的風俗更盛了,這個風俗一直延續到今天。

 

( 網絡編輯:新聞中心 )
文章熱詞:

上一篇:在淮陽聽戲

下一篇:陳國始君胡公媯滿

延伸閱讀:

最新文章

云南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时时彩代理招商平台 即时比分球探网手机版 赌博扑克牌玩三公手法 幸运飞艇走势规律分析技巧 稳赚家园都是什么任务啊 天天棋牌 pk10计划软件是真的吗 波音公司官网娱乐 理财婆一肖一码期期准 篮球类投注平台